熱點快評
  □馬滌明
  陳景雲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早已是新聞人物,他發帖舉報自己吃空餉7年、詐騙國家20多萬元,隨即引起輿論聚焦。不過,被證實曾吃空餉的一些幹部均表示,這絕非他們本意,而是達到某一年齡或工齡後,根據當地的土政策,或者退養,或者外出打工、經商,或者由領導職務改成非領導職務,“是上級叫我們休息”。(9月26日《中國青年報》)
  富餘人員吃“空餉”還是“實餉”,於納稅人來說都是背著抱著一樣沉。即便“休息”的幹部都回去上班,都不吃空餉了,並不能改變“兩人的活三人乾”的局面。現在輿論焦點幾乎都在“吃空餉”上,認為浪費納稅人的錢,我認為問題的本質不在這裡。一個機關正常運轉既不受影響,30個人上班和40個人上班,於“納稅人的錢”來說,有什麼不同嗎?
  吃空餉也好,“一刀切”地“休息”或“二線”也罷,根本原因是機關裡人浮於事,超編嚴重,或說編製指數不合理、不科學。這個問題解決不了,結果就是,要麼是一部分人沒事幹,要麼是大家的工作都不飽和;不是一些人回家吃空餉,就是在單位吃“實響”而不幹活。
  全國人大法律委副主任委員劉錫榮曾在兩會上說,“4年前全國公務員是600萬人,現在已經增加到1000萬人,一年多100萬人。老百姓再勤勞,也養不起這麼多官啊!”“國外一發生經濟困難,第一件事情就是減少官員。我們減過誰啊?誰敢減啊?”體制內是鐵飯碗,“不敢減”是體制問題;而在體制外,當年國企改革,幾乎一夜間千百萬工人下崗——這種改革成本當然是必須付出的,但體制內人浮於事的問題不但解決不了,而且越來越嚴重,兩種局面,有不同解釋——一個是關乎穩定、涉及敏感的利益問題、不能一蹴而就……一個是必然的改革成本。不同的解釋,其實源於價值取捨的不同。
  要麼吃空餉,要麼人浮於事,那麼把眼睛盯在吃空餉上並沒有意義。只有消除人浮於事,實現合理定編,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但這隻能是頂層設計可能完成的任務,需要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動既得利益群體的蛋糕。
  馬滌明  (原標題:吃不吃空餉的閑人,)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yc91ycrl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