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安邦保險集團以19.5億美元收購希爾頓旗下的紐約地標性華爾道夫酒店,引起不小反響。美國一些媒體的反應和1989年日本三菱收購洛克菲勒中心時很相似,《紐約時報》稱,“又一座歷史性建築被中國購入囊中”。在此之前,中國的復星國際等投資主體先後收購了美國的第一大通曼哈頓廣場以及通用汽車大廈的部分股權。
  美國輿論顯得有點感傷,不過與此同時,中國輿論可沒有因為這些收購而興高采烈。中國人對於國家崛起中可能出現的驕傲自滿充滿警惕,而且很多人天然地覺得,西方世界為我們佈置了數不清的陷阱,對中國企業的海外併購行動,擔心是一種更普遍的心態。
  甚至有人說,美國人對華爾道夫酒店被收購所表現出來的感傷是“故意演給中國人看的”,說不定他們對甩掉一個包袱正忍不住“偷偷樂”。
  一種流行的看法認為,日本上世紀80年代前後在美國大舉收購資產是非常失敗之舉,美國人換得現金,不僅擺脫了困境,還鋪墊了新技術革命。而日本人只圖了虛名,損失了實際利益。
  言外之意,中國公司收購美國資產,必將步日本之後塵。
  客觀說,中國公司連續收購美國的資產,這不是“中國的行為”,而只是幾家中國公司的具體業務。各公司這樣做,恐怕不是為了滿足中國社會的“虛榮心”,它們都是去逐利的,而且它們都有認定自己將成功獲利的計算方式。
  當然,從美國人手裡買一項能賺錢的生意不是件容易的事,去海外併購的風險不言而喻。美國人會認為他們賣賺了,中國公司認為自己買值了,究竟誰虧誰賺了,就要看雙方對未來的預見力以及買者的額外本領了。
  併購是很高超的學問,它的利益途徑十分多元,甚至出奇不意。優秀併購者的盤活能力總能超出人們的想象,我們衷心祝願安邦等中國公司就屬於這一類高手。
  但從全球範圍看,併購失敗的例子也不少。而且源自低經濟體對高經濟體目標的併購行為,風險往往更高。
  然而在全球化時代,低經濟體崛起過程中去高經濟體搞“逆向滲透”,是不可迴避的階段。對帶頭這樣做的公司來說,這不啻為一種冒險。但對整個經濟體來說,它們卻客觀上成為“不得不做”的探索。無論成功還是失敗,它們都將化作經驗成為整個經濟體繼續前進的臺階。
  日本公司在上世紀末的對美併購中究竟“吃了多少虧”,並沒有一個準確的計算。在那之後,日本大公司競爭能力有了大幅提升,同美國打交道是磨煉它們的決定性過程。同時日本經濟的整體面貌出現下滑,這兩種情況複雜交織,但日本經濟的衰落面主要在國內部分,它的海外競爭力受牽連很少。
  中國經濟的海外進軍不是國家行為,而是各種公司的千帆競發。這是中國經濟的一次“分娩”,對那些公司來說,中國的空間對它們來說已經不夠,它們把眼睛盯向全球的各種機會。開始時還只是些小資本的行動,如今逐漸形成一擲千金的大手筆。
  這是一個擋不住的進程,那麼儘量少吃虧,至少比上一輪日本人的收購高一些成功率,就成為中國公司的現實目標。不要出於非經濟原因打擊中國公司海外併購的積極性,而應為它們形成有效的經驗總結以及排除風險機制盡可能創造條件。
  中國經濟升級不太可能是原地蹦高,我們的發展路數和再創業方式都會更加豐富。我們要鼓勵走得更遠的人,支持讓我們感到意外的開拓者,同時審慎評估這些實驗的成敗,提醒他們慎重。我們要知道,是他們在不斷擴大“中國經濟”概念的邊界。▲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yc91ycrl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